相关文章

秸秆怎能一烧了之 宁波市探索秸秆多途径利用开发

  近日,记者跟随由市农业局、市环保局组成的检查组奔赴奉化、象山等地对秸秆焚烧点进行突击检查。在其中,我们似乎找到了答案。

  焚烧现象依然存在

  在奉化江口镇上陈村的一块田中,几处黑烟让检查组成员停下了脚步。农业局专家随后告诉记者,这一家农户本可以等着地里的秸秆来年烂掉沤肥的,可因为其着急种蔺草,就点一把火把它们简单烧掉了。

  之后,检查组又发现了几处秸秆焚烧点。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三五成堆的焚烧点还是叫人吃了一惊。记者了解到,奉化市的水稻种植主要集中在江口镇和西坞镇,所以每当秋收后,这两地的秸秆焚烧点较为集中。

  据介绍,焚烧秸秆时,大气中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可吸入颗粒物3项污染指数达到高峰值,其中二氧化硫的浓度比平时高出1倍,二氧化氮、可吸入颗粒物的浓度比平时高出3倍。当可吸入颗粒物浓度达到一定程度时,会对人体造成一定的伤害。“留茬焚烧对农田有利有弊,农民是省事了,但烧死了田间很多微生物,破坏微生态环境,燃烧时放出的浓烟污染大气环境。”市农业局研究员张硕这样告诉记者。

  农民收集秸秆动力不足

  上陈村的葡萄种植户老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收割秸秆只能依靠人工,假如按收一亩的秸秆雇两个人来算,那么一天人工费就需支付400元,这还不算运输的成本。

  “到了收秸秆时,我们邻里之间就相互帮忙。秸秆的上半部分,我们把它收集起来,捆扎好,等着人过来收购。下面留茬部分,我们就等天气好的时候翻耕还田。”老范说。

  “以还田为主”是市农业局在推进秸秆综合利用工作时提出的主要解决方案。“由于单位面积稻草数量增多,全部还田对后季作物产量有影响,我们结合农业部耕地保护与质量提升项目,实施秸秆快速腐熟全量还田技术。政府也对农民进行一定的补贴,大约是每亩15元。”张硕说。

  在象山县乌沙虎山附近,20多亩秸秆地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如此大面积保护完好的秸秆地,被当地的农业专家戏称为“北欧庄园”。据了解,今年象山县实现了快腐剂秸秆还田技术的应用,应用补助面积达到了2万亩。

  加强秸秆资源化利用

  在象山县燕国食用菌种苗生产基地,种植户赖燕国拿出已经成熟的食用菌棒给记者看。“这个是用玉米粉、白糖、稻谷皮再加上打磨后的秸秆做成的。秸秆的含量有15%,用这种食用菌棒作为基料培育出的蘑菇、平菇、秀珍菇味道非常鲜美。”赖燕国得意地说。

  赖燕国所在的大徐镇上岙村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从2005年开始,赖燕国逐渐摸索出一套种植各类鲜菇的致富之道,而其中不可或缺的原料就是秸秆。“我每年以5毛钱一斤的价格不定期地从周边的农户手中收购秸秆,一年总的秸秆需求量在1万5000斤左右。依靠这个,我一年种植各类鲜菇,经济效益达30多万元。”

  除了用作基料,杭州恒麟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奉化分公司的杨丽华还把秸秆用在了治理荒山荒坡的绿化工程上。“我们把秸秆打成碎末,添加肥料、纤维,用来培育灌木种。用这种方式培育出的灌木树种,能够有效地防止水土流失。”

  今年6月,杨丽华又在鄞州区增设了分公司。她说,秸秆非常不起眼,但是在她眼里却是个宝。她希望能把这一份事业坚持做下去,让更多的荒山变成绿色。

  “近年来,我市在积极引导企业和农户在秸秆利用开发上下功夫,探索出了一套用秸秆做肥料、做基料、做燃料、做工业原料的秸秆利用模式。去年,我市已实现秸秆综合率87%,其中约有74.53%作为有机肥料,4.03%用作燃料,1.42%用作食用菌基料,5.75%用作动物饲料,1.3%用作其他原料。现在还在积极争取明年财政资金扶持,引导秸秆收集贮存中心的建立和秸秆产业的发展。”市农业局副局长凌永建对秸秆利用开发的未来充满了信心。